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总裁前夫判出局 > 第036章 承诺(大结局)

总裁前夫判出局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36章 承诺(大结局)

    “夕夕,夜儿就在里面。”两大一小在一个加护病房前停住了脚步,木夕夕顺着廖婉心说的想里面看去,厚厚的玻璃里面,端木夜静静地躺在那里,头发被剃光了,氧气遮住了他的脸,身上被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管子。木夕夕看着他的样子,心中不由得想着,那么注重外表的端木夜如果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肯定会郁闷至极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能进去吗?”木夕夕转头问着廖婉心,她点了点头,“我去问下医生,应该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廖婉心将手中的孩子递给了木夕夕,匆匆朝着不远处的医生办公室跑去。

    木夕夕低头看着儿子,小小的娃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,虽然才出生六天,可是他的眉眼已经比刚出生的时候长开了好多,隐约间,有着端木夜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拨了拨儿子的嘴角,他居然裂开嘴笑了起来,木夕夕的嘴角也微微弯起,视线从他的脸上回到了端木夜那里。

    虽然照例是不能进去探望的,可是经过廖婉心的请求和保证,医生破例让木夕夕和孩子进去。

    木夕夕换了消毒服,抱着孩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病房里很安静,只有仪器的滴滴声,她抱着孩子在端木夜的身边坐下,对着他说道:

*一*本*读*小说 Www.ybDU.cOM    “端木夜,我带着儿子来看你了,他长得很像你,他还没有名字,等着你醒来给他取。我会信守承诺,跟孩子等着你,所以你也一定要遵守诺言,赶紧醒来补偿以前欠我一切,我要你用你的一辈子来补偿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她继续笑,露出了七天以来最最灿烂的笑容,“端木夜,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?就在我大一的开学典礼上,那时才大二的你就已经是那么的优秀,代表着学校做开学演说,你的声音,你的一颦一笑,深深地扎入了我的心底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在想,如果有一天你能用那声音跟我说话,用那笑容对着我笑,那我就真的是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怀中的宝宝忽的扭动的一笑,木夕夕低头浅笑,“宝宝,你也觉得妈妈很傻对不对?”再次抬头对上端木夜,木夕夕的笑容里带了一丝苦涩,“可是你却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一眼,更别说跟我说话和对我笑了,所以我只能偷偷滴跟着你,希望你能意识到我,却又怕你发现我,直到……某一天看到你和黎巧儿手牵着手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下来了,我躲在寝室里哭了三天,要不是小云和萍萍她们的劝解,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个阴影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就在我好不容易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,想彻底将你忘掉的时候,爷爷却把我带到你家,而后就有了那个荒唐的婚约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三个人会到今天的结局,我确实是那个始作俑者,如果当初不是我的自私,如果我当初坚决地拒绝了两位爷爷的提议,那么就不会有你和黎巧儿的分开,还有我们的婚姻了。”

    木夕夕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,她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端木夜插着管子的手背上,

    “所以这一切,不该由你一个人来承担,所以我也得到了我应得的报应。而你那么伤害我,也受到了该有的惩罚,现在我们已经是两不相欠了,所以……你一定要醒来,醒来之后,让我们一切都重新开始,你,我,还有我们的孩子,一起重新开始,好不好,夜?”

    一滴泪滴在了端木夜的手上,木夕夕看到了玻璃外廖婉心的手势,意思是叫她出去,她这才站起身,再次看了眼静静躺着的端木夜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,端木夜那滴有木夕夕眼泪的手,微微的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很快就到了,端木夜的手术在早上8点。

    “木木,你真的不去吗?”孙亚齐坐在木夕夕的床边,手里抱着宝宝,一边轻晃着,一边再一次问着木夕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木夕夕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,可是她一双浮肿的双眼却显示了她真实的心情,孙亚齐知道她昨晚不禁一万没睡,而且肯定是哭了。

    “不去也好,反正左右都是在医院,那你等会睡一觉,睡醒的时候说不定端木夜已经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季薇端了一杯开水放在木夕夕的床头柜上,笑着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木夕夕再一次点了点头,她也希望能季薇说的那样,睡一觉醒来,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跟着爷爷去端木家,也没有她和端木夜的婚约,没有端木夜和黎巧儿的分手,没有她和端木夜的结婚,也没有噩梦般的蜜月,没有第一个孩子的失去,没有裴俊凡对她的侮辱,没有她和端木夜的误会,没有她的眼瞎……更加没有端木夜现在的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希望,她依旧只是那个傻傻单恋着一个男孩的木夕夕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怕只怕,醒来之后,发现这一切依旧是事实,甚至还有她无法接受的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选择了逃避。

    6个小时之后,端木夜的开颅手术顺利结束了,他活着出了手术室,可是他却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木夕夕没有哭,所以人都安慰她不要哭,月子里哭会哭坏了身子的,可是她却觉得他们只是杞人忧天而已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哭的感觉。

    端木夜手术后的第二天,木夕夕出院了,她带着孩子住进了端木家,住进了之前她和端木夜的新房。而端木夜依旧在医院,一个月的时间,木夕夕没再见过他一面,她只是从廖婉心的口中得知,他脑中的淤血彻底消失了,别的机能也在渐渐恢复当中,医生说他醒来的几率多了5%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小小的5%,可是这个消息却让端木枫和廖婉心开心的一晚上没有合眼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到了他们的儿子满月的时候,端木夜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,又过了一个月,还是没有,又过了一个月……

    众人心中的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绝望,而木夕夕依旧是那副淡淡的表情,出了月子之后,她每天都会带着孩子去医院一趟,她会跟端木夜说好多,大家看到眼里,却只能偷偷地为她伤心。

    孩子的名字一直没取,木夕夕坚持要等端木夜醒来才取,只给他取了一个小名,木夕夕叫他小诺。她一直坚守着对端木夜的承诺,所以她坚信端木夜也会信守的。

    凌天原本已经完全交给了端木夜,他出事之后为了稳住一团乱的局面,端木枫只能重新出山,可是儿子的事情已经让他心力憔悴,再加上公司的事情,他的身体也渐渐不行了,木夕夕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

    小诺三个月的时候,端木枫对木夕夕提出了要她去接管凌天的意见,木夕夕只是稍作考虑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木夕夕应着端木枫的希望进入了凌天,她原本在之前就为了辅佐端木夜而特意去学习这方面的知识,虽然没学多久,可是概念还是有一点的,而且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在经商方面有着不可估量的潜力。于是在端木枫的指导下,木夕夕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完全掌握了凌天的运作,而端木枫也正式把凌天交给了她,可是木夕夕说,凌天的总裁是端木夜,她现在只是在代理而已,所以她成为了凌天的代理总裁。

    孙亚齐做了凌天的法律顾问,而原本就是跟木夕夕一个专业的季薇也进入凌天帮助她。木夕夕充分发挥了她在这方面的强大潜力,正式接手没多少时间,就把凌天打理的不差于端木夜当时的境况了。

    一年很快就过去了,可是端木夜还是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孩子周岁那天,医生说端木夜现在的情况,醒来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,除非有奇迹中的奇迹出现,在家里和医院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端木枫眼看着木夕夕每天奔跑于家里和医院之间,很是辛苦,所以经过商量,就把端木夜接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木夕夕牵着刚刚会走路的小诺来到了端木夜的床前,由于长时间躺着,端木夜的皮肤苍白地近乎透明,身高1米82的他,原本起码150斤以上,可是现在瘦的连110斤估计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虽然木夕夕每天都看见他,可是多看一次,她的心就痛一次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小诺不知道什么时候挣开了木夕夕的手,跑过去拉住了端木夜的手,嘴里还在清晰地叫着。

    木夕夕就这么直直地站着,看着儿子晃着端木夜的手,也许是见他好久没有反应,小诺撅着嘴转头看着木夕夕,一脸的委屈: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木夕夕蹲下身子将小诺软软的身子搂进怀里,在他的耳边说道:

    “小诺乖,爸爸睡着了,你以后每天多来叫几次,爸爸就会醒来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岁的孩子,当然不可能理解这么长一句话的含义,但是他却会在人家问“好不好”的时候回答,于是脆脆的声音在木夕夕的耳边响起:“好。”

    可是木夕夕却是整个人一怔,因为她的耳中听到了两个“好”字,一个当然是怀中的奶娃娃的,那另外一个略带虚弱的声音呢?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突来的喜悦让她的身子僵住了一般,她迫不及待地想转过头去看看,可是却又不敢,怕这只是她的幻觉而已。

    终于,在身后再一次传来一声微弱的叹息声的时候,她猛地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床上,端木夜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,跟刚刚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刚刚还紧闭着的双眼,此刻却已经睁了开来,那带着些许灰沉的眸子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她,似疼惜,又似思念。

    惊讶,喜悦,无措,一一在木夕夕的眼中闪现,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首先反应过来的是被她不知不觉放松了的小诺,他显然也看到了端木夜醒来了,摇摇摆摆地走到了他的床边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亲昵地叫着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诺,”端木夜的声音带着就不说话的沙哑,可是却很清晰地叫出了他的名字,他反手抓住了那肉鼓鼓的小手,柔软的触感然后他的心中一暖,“小诺,爸爸,睡醒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第一次看到爸爸叫他,小诺异常的兴奋,嘴里依依呀呀地说着,手脚并用就要向着床上爬去,却被刚刚反应过来的木夕夕一把抱住,可是她抱着孩子的手却一紧,被端木夜紧紧地握住。

    “夕夕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年前,他也是这么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这只手,紧到就算死都不肯放开,一年后,她终于又盼到了,终于,终于……

    “夜……”

    木夕夕再也忍耐不住,也不管会不会压伤他,抱着儿子就靠在了端木夜的身上,只说出了一个字,泪水却源源不断地滑落。

    端木夜轻抚着木夕夕的头发,红着眼道:“夕夕,我对你的伤害,又多了一年,就让我用两辈子来补偿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木夕夕无声地点了点头,正想回答,却听得夹在两人中间的小诺先她一步回答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奶奶的声音让两人破涕而笑。

    “夕夕,出来抓周了。蛋糕……”廖婉心边开门,边说着,却在看到门内情形的时候愣在了原地,下一刻,惊叫声响起“夜儿醒了,孩子爸,夜儿醒了,亲家公,亲家母,夜儿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激动地忘形的廖婉心甚至忘记了先看看刚醒来的儿子,而是直接奔出了门外去通知外面的众人去了。

    端木夜看着风风火火离去的母亲,无奈地摇了摇头,忽然低头对着木夕夕说道:

    “承,儿子就叫端木承,夕夕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承诺?好,就叫端木承了。”木夕夕想了下,问着怀里的儿子,“小诺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毫无疑问的一个“好”字再次从小诺的口中说出。

    一生的承诺,一辈子的诺言,将是两世的守候。
总裁前夫判出局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spcdelivery.com
Top